记几则地名

一、高祖筑新丰

汉高祖立国之后,高祖的父亲刘太公也顺势成为了太上皇。但是太上皇在长安的深宫中生活并不愉悦,原来虽然贵为太上皇,但是刘太公还是免不了犯相思之苦,而这种对故土的相思,又确实是富贵荣华也无法满足的

高祖毕竟是高祖,为了解父亲的相思之苦,高祖大手一挥,直接在长安附近的骊邑(今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建造了一座和高祖的老家江苏徐州丰县一模一样的城,并且将原丰县的男女老幼全部迁到了新城,连狗羊鸡鸭都带来了,传说,由于新城的街巷布局、房屋建筑实在太像旧城,动物们一进城,就纷纷进了自己的“家门”。左邻右舍老朋友又都回来了,太上皇的脸上也重新露出了笑容

这座新城就被命名为“新丰”,以取新的丰县之意。由于城里的居民都是普通的乡下人,不比长安城的世家子弟,所以又留下了“新丰多无赖”的名声

今天,丰县依然是丰县,而新丰的地名也保留至今,成为了西安市临潼区新丰街道

太上皇徙长安,居深宫,凄怆不乐。高祖窃因左右问其故,以平生所好,皆屠贩少年,酤酒卖饼,斗鸡蹴踘,以此为欢,今皆无此,故以不乐。高祖乃作新丰,移诸故人实之,太上皇乃悦。故新丰多无赖,无衣冠子弟故也。高祖少时,常祭枌榆之社。及移新丰,亦还立焉。高帝既作新丰,并移旧社,衢巷栋宇,物色惟旧。士女老幼,相携路首,各知其室。放犬羊鸡鸭于通涂,亦竞识其家。其匠人胡 宽所营也。移者皆悦其似而德之,故竞加赏赠,月余,致累百金

——《西京杂记》

二、闻喜与获嘉

还是汉朝,汉武帝时期,在中国南疆的南越国杀汉朝使者,叛汉自立。汉武帝天威震怒,遣五路大军远征南越国,正是“犯我强汉,虽远必诛”的绝好例子。但是战争依然打的很艰难,坎坎坷坷持续了一年有余

一直到了第二年的冬天(元鼎六年十月),汉武帝东巡,行至左邑桐乡的时候,终于传来了捷报:南越破。汉武帝为了表达喜悦之情,便将左邑桐乡更名为“闻喜”。再到次年春,东巡至汲新中乡,听到了叛贼首脑吕嘉伏诛的消息,又改名为“获嘉”

后来,汉武帝征南越国的战争大获全胜,并顺势吞并西南夷,扩大版图。而“闻喜”、“获嘉”两个地名也留到了今天,分别是陕西省运城市闻喜县和河南省新乡市获嘉县

行東,將幸緱氏,至左邑桐鄉,聞南越破,以為聞喜縣。春,至汲新中鄉,得呂嘉首,以為獲嘉縣

——《汉书·武帝纪》

三、三年成都

成都的来历说法不一,其中有一种说法说是其得名于西周建都的历史经过。《太平寰宇记》记载,周王迁岐“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故名成都。也有说法认为,“成”有军事征服之意,成都是秦灭蜀后新设之县,意为征服的城市

以周太王从梁山止岐下,一年成邑,二年成都,因名之日:‘成都’

——《太平寰宇記》

四、广州的广、江西的江

中国的省份划分,素来有“两湖两广两河山”之说,这其中“山”、“河”、“湖”都好理解,唯独这个“广”字,不好理解,渊源独特

首先,无论是广州、广东还是广西的广都是“廣”的简体字,而在古代“廣”和“广”是同时存在,含义并不相同的两个字

廣州,起源于三国时期,吴国大帝孙权为了控制南疆地区的地方豪强,将汉朝的交州一分为二,合浦以北地区新设一州,州治从当时的廣信迁来,故命名为廣州。这时的廣州基本涵盖了除北部湾地区以外的今两广大部分地区

从晋到隋,廣州始终作为一个独立的地理单元存在。直到唐朝,我国的疆域再一次迅速膨胀,贞观元年,唐太宗划分天下为十道,廣州属岭南道(岭南道比原来的廣州又大了许多)

唐末变乱频仍,岭西地区常受南诏国的骚扰,到了唐懿宗时期,便将岭南道划分为东西二道,东道治所廣州,西道治所邕州(今南宁),这便成为了今日广东、广西的雏形。到了宋朝,改道为路,岭南道变成了廣南路,东西两道自然也就成了廣南东路和廣南西路

宋太宗端拱元年,以古廣信所在梧州、封开一带为界,划分廣南东路和廣南西路,治所分别在廣州、桂州,之后又经历了元末明初各自独立成省,直至今日

所以,也就是说广东、广西的广,其实是“廣南路”的廣,而这个廣又可以上溯到三国时期的廣州、廣信。今天,广东省封开县建有一座廣信塔,正是为了纪念“廣”字的最早来源

与两广相似的还有江西的江。江西的江并不是具体指那一条江,而恰恰和两广类似,这里的“江”,指代的是“江南道”

还是唐太宗划分天下十道,江南道北起长江,南低南岭,西至今贵州、四川,东至海滨,范围何其广袤。唐玄宗时期,将十道改为十五道,庞大的江南道被分为黔中道、江南西道、江南东道三部分。安史之乱后,湖南设湖南观察使,江南西道便只剩今江西省地区,其名一直延续至今

从广东、广西与江西的地名与划分可以看出,唐朝天下十道或十五道的划分对我们今天行政规划的影响有多么的大的,可能比汉朝的十三州的影响还要大吧

五、佛山与佛

中国,信佛的人很多,佛教胜地也不少,但是以佛为名的地方不多。佛山,是唯一一个以佛为名的地级市

佛山的佛缘可追溯至东晋时期,东晋隆安二年,西域僧达毘耶舍尊者浮海而来,搭建了塔坡寺讲经传法,受到秦文桓帝姚兴的殷切支持,一度兴盛。不过后来时移势易,塔坡寺也逐渐荒芜,直到唐贞观二年,塔坡冈突然放出金光,当地村民挖出三尊铜佛和一方碣石,上面赫然写着“塔坡寺佛”四字,骤然间佛法显灵,于是经堂重建,塔坡寺重修,勒石为念,地名取为“佛山”

明洪武二十四年,由于明太祖限制佛教的政策,塔坡寺被拆毁,塔坡冈荒芜,成为周边居民的放牛场所。到明天启七年,明代的佛教政策逐渐宽松,佛山乡民自发重建塔坡寺。清光绪三年,佛山地方士绅再修塔坡寺,恰逢慈禧太后生日,广州华林古寺方丈进京祝寿,讲述了塔坡寺历史,慈禧随即下懿旨“赏《龙藏全经》暨珍物还镇山门,并赐寺名曰’万寿塔坡禅寺’”。有了中央政府的支持,从此佛山佛教更加兴盛,至道光年间,号称“家家如来佛,人人观世音”,时称“禅城”,至今

六、宝鸡的传说

公元前762年,秦国的第八任国君秦文公得到了一块质地不明的石头,并在陈仓山北坡的城邑中祭祀它。它的神灵有时经岁不至,有时一年中数次降临,降临常在夜晚,有光辉似流星,像雄鸡一样,鸣叫声殷殷然,引得野鸡纷纷夜啼,这个东西,名为“陈宝”

这个传说听起来神奇,但想起来并不复杂,这很可能是一块随着流星或彗星降落地面的陨石,被不明真相的古人视为“神迹”

到了西晋年间,故事被进一步演绎:说是秦国早期,有人抓到了一头像猪又不是猪,没人认得的野兽,献给秦文公。进献途中遇到了两个小童,向路人指认说,这头看起来像猪的野兽是一种名叫“媦”的妖怪,应该杀死。“媦”为了保命,也向路人揭发,这两个小童是比自己更为罕见的宝物:“陈宝”,如果得到,可以奠定霸业。路人闻言,丢下“媦”去追小童,果然两个小童都化为雉鸡飞走,其中雌鸡飞上陈仓北阪,变成了石头。秦文公得知后,下令建一座祠庙,专门来供奉这块神石。后来,秦国果然成就霸业,于是这个传说就更加广为流传了

到了唐朝后期,宝鸡的故事还有另一个版本:安史之乱,唐玄宗逃难经过陈仓,慌不择路,只带几名近侍钻入深山,被悬崖峭壁挡住去路,正绝望时,忽有两只花羽长尾的山鸡飞来引路,将他们带到山顶庙宇中休整,叛军则完全找不到上山的路。突然间,朔风骤起,冰雹倾泻而下,砸得叛军四下窜逃。虚惊过后,众人再找那两只山鸡,已化为石鸡,昂首而立,宝鸡因而得名,陈仓山改称鸡峰山

传说几经演绎,宝鸡至今仍是宝鸡,鸡峰山每年还会举办庙会向“鸡神”祈福

作鄜畤后九年,文公获若石云,于陈仓北阪城祠之。其神或岁不至,或岁数来,来也常以夜,光辉若流星,从东南来集于祠城,则若雄鸡,其声殷云,野鸡夜雊。以一牢祠,命曰陈宝

——《史记·封禅书》

秦文公时,陈仓人猎得兽,若彘,不知名,牵以献之,逢二童子。童子曰:「此名为媦,常在地中,食死人脑。」即欲杀之,拍捶其首,媦亦语曰:「二童子名陈宝,得雄者王,得雌者霸。」陈仓人乃逐二童子,化为雄雌,上陈仓北阪,为石,秦词之

——《晋太康三年地记》

宝鸡县,本秦陈仓县,秦文公所筑,因山以为名,属右扶风。隋大业九年移于今理,在渭水北。乾元元年改为宝鸡,以昔有陈宝鸣鸡之瑞,故名之

——《元和郡县图志》

七、洛阳与雒阳

洛阳本名雒阳(战国时期),洛水本名雒水。雒代表“天命之玄鸟”,也通炮烙之“烙”,从火。秦时,五行之说渐起,秦始皇按“五德终始”进行推理,认为周得火德,秦代周,为水德,因此改雒阳为洛阳,“洛”从水

时移势易,东汉光武帝刘秀定都洛阳,东汉尚火德,复名雒阳;三国时魏尚土德,认为“水得土乃流,土得水而柔”,遂复改洛阳;明光宗朱常洛避皇帝讳,又改洛阳为雒阳;清以后,复名洛阳,至今

八、自贡的含义

自贡是千年盐都,自贡二字就是自流井与贡井两种盐井产区的首字合称,今天,自贡市下辖自流井区与贡井区

九、年号与地名

如今国内以年号命名的地名共有十处,记录如下

浙江绍兴——宋高宗绍兴年间,取“绍祚中兴”之义,改名绍兴
福建政和——宋徽宗政和年间,因进贡白毫银针茶,改名政和县
福建永泰——唐代宗永泰年间置县,以年号名
福建庆元——宋宁宗庆元年间置县,以年号名
江苏宝应——唐肃宗上元三年,有女尼于今宝应境内获“八宝”进献,取“胜宝应真”之意,遂改上元三年为宝应元年,并赐安宜县名为“宝应县”
上海嘉定——宋宁宗嘉定年间置县,以年号名
江西景德镇——宋真宗景德年间设置官窑而改名
江西兴国——宋太宗太平兴国年间置县,以年号名
陕西淳化——宋太宗淳化年间置县,以年号名
河南登封——武则天天册万岁二年,登嵩山,封中岳,改年号万岁登封,改嵩阳县为登封县

十、除了登封,还有告成

说到登封,就不能不说告成,武则天登嵩山,封中岳之后,改嵩阳县为登封县,同时改阳城县为告成县(取大功告成之意)

金代将登封、告成两县合并为登封县。今天,告成镇为登封市下辖的一个镇